春运上演“舌尖上的列车”:乘客分享自制美食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6-20 21:39

  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春运上演“舌尖上的列车”:乘客分享自制美食

  春运上演“舌尖上的列车”:乘客分享自制美食

  浙江在线湖南怀化2月4日讯(浙江在线 记者/李鹏 摄影/王坚颖 摄像/杨朝波 崔建强 首席编辑/赵洁)民以食为天,一部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红遍大江南北,各色美食承载的,除了味蕾之间的满足,更多的是人们对家乡的眷恋。在这冬末春初开往贵阳家乡的临客列车上,归心似箭的小伙、姑娘、老人、孩子们,已经迫不及待吃上了自制的家乡美食,让家的味道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

  铜仁小伙自制“泡椒凤爪”

  食盒一揭半车厢飘香

  2月2日晚6点多,浙江杭州开往贵州贵阳的3599次列车开过湖南怀化,这趟车是今年春运浙江首发临客的其中一辆。正是饭点,12号车厢的9号、10号座位的一个小伙子此时被6个老乡围住,“给我一只爪子呗”、“给我也留上一个”。

  小伙叫徐华强,1989年生,贵州铜仁人,土家族,在浙江诸暨的一家餐馆做厨师。他之所以被6个老乡“围攻”,是因为他捧着的一个红盖食盒。

  盒子里装的是他特意为回家路上准备的“泡椒凤爪”,20块两斤的凤爪是在诸暨的农贸市场买的,辣椒用的是自家种的。把鸡爪子上的指甲剪掉,煮熟,再用水冲洗干净,泡在辣椒水里,加上盐、鸡精、味精、生姜片,只用一天时间,一盒香喷喷的“泡椒凤爪”就做好了。

  今年,徐华强带着儿子楷楷与姐姐、姐夫、姨夫一起回贵州同仁德江县的土家寨子。这“凤爪”是他姐姐最喜欢吃的,不过,儿子楷楷生在诸暨,“已经吃不惯辣子”,徐华强笑笑说。

  他们这一路除了自制的凤爪,还带了超市买的面包和水果。“方便面太难吃,凤爪外面买又太贵,还不一定安全,吃着不放心,我就干脆自己做了”,徐华强说,他做的爪子,“刚揭开盖子,那个味道就引得好多个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老乡都围过来,他们都想尝一下”。

  再过7个小时就到贵阳了,徐华强准备的两斤凤爪被抢得只剩下两只了 ,这让身为厨师的他很得意。

  “这次回家不能过年了,只能休息一个礼拜,2月10号我还要赶回诸暨的饭店里,过年缺人手,要去帮忙”。

  布依族美女带三道拿手菜

  老乡们边尝边赞“真巴适”

  12号车厢“泡椒凤爪”飘香,16号车厢中间座位的布依族美女黎唯满,也捧出自家吃食,手脚麻利地把早就做好的“都匀粽子”分给周围的老乡们。

  赶火车前,这位在浙江余姚打工的29岁妹子专门做了三道菜,除了都匀粽子外,还有香炸鸡块、折耳根,这都是她的拿手菜,也是贵州特色。

  都匀粽子,和浙江嘉兴的粽子区别很大。形状就不一样,都匀粽子是长方形的,吃起来很咸。看到浙江在线记者被“咸”得表情都变了,黎唯满噗哧一下笑了,她说:“你们浙江粽子的里放多少糖,我们的粽子里就放多少盐”。

  这位布依族姑娘和哥哥、嫂子,还有同村的4个老乡一起回家。她信奉的是,在外打工特别辛苦,一定要吃好。

  她做的三样菜每样都装满两个食品袋子,“这不是给我自己做的,好吃的东西要大家一起吃才有味道”。这一路上,靠着这三样菜,她们一行7人没买泡面,也没买零食。

  邻座的2个老乡一边吃着炸鸡块,一边和记者说,“幺妹儿做的鸡块,真巴适!”(注:“巴适”,四川、重庆、贵州等地的方言,意为“正宗、地道”。)

  民工兄弟说一句“还可以”

  列车厨师程辉心里乐开花

  在这趟载有1500多名农民工兄弟的临客列车上,程辉才是真正的“大厨”,他是餐车上的厨师。

  云贵这边的旅客跟浙江人的口味不一样。程辉说,这边的人口味重,爱吃“辣子”和酸辣粉。他2004年来到餐车到现在,都10年了,一直都在开往贵州和重庆的火车上掌勺。

  2日下午7点钟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,程辉又推着小车去给旅客送饭了。这次的盒饭是“准备大卖的”,里面有酸辣粉、小鸡腿、香干肉丝、蔬菜和炒蛋,根据包装的不同分为15块一盒和20块一盒两种。

  29岁的程辉是衢州人,他说衢州口味在浙江算重的,但和云贵川比起来差多了,现在他也变成重口味了。“我专门跑重庆和贵阳的车,每次火车到地方了,我都会自己掏钱到当地餐馆里点一些特色菜尝尝,向店里的师傅请教,比比差距,做得有进步,特别有成就感”。

  程辉说,最令他丧气的事就是推着车子卖盒饭卖不出去,每次推着大半车的盒饭回来时,他的心里会很难受,“说明我的菜做得不到位,人家不喜欢”。“如果我做的菜很受欢迎的话,会特别开心,走路都轻快”,有时旅客吃了一口他做的酸辣粉,用贵州话说“嗯,还可以”,他心里会乐开花,说到这里,程辉有点得意起来,原来,他和老婆是去年11月29日领的结婚证,老婆就特别爱吃他做的“云贵菜”,“她说跟了我有肉吃!”程辉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其实,程辉做的菜有没有“贵州style”,看看盒饭卖得好不好就知道。列车餐车做了个统计,不算早饭,这趟车平均每餐饭卖出盒饭500多个,杭州到贵阳的26个多小时,共卖出盒饭1700多个。卖得最好的是夜宵,当然夜宵是大家最喜欢的“酸辣粉”。

  2月3日凌晨1点钟,这趟3599次列车运行26小时31分后,准点到达贵州贵阳火车站。没怎么睡的人们,收拾起摊在桌上的食物,扯着孩子,背起行李……对于这些来自贵州各地的农民工,省会贵阳还不是他们的终点。近一点的,家人已经早早开车来接了;稍远的,准备临时找个落脚地,等凌晨5点的汽车;还有的,打算在贵阳住一晚,等天大亮了,再带着一家老小回家。

  带着老婆孩子回家,吃上一口家乡的热汤热饭,对于打拼在外的游子,几乎浓缩了对过年、对团圆的所有期盼;坐在一列火车上回家,归乡之心也向着同一个方向,那里,有家的味道。